• <label id="zddix"></label>
    <dd id="zddix"></dd>
  • <label id="zddix"><tr id="zddix"></tr></label>

      <meter id="zddix"></meter>
    1. 您現在的位置:

      首頁/新聞中心/行業動態

      快了快了!昆明地鐵5號線預計12月全線軌通

      來源:日期:2021-11-17

      新進展!

      昆明兩宗“最”地鐵線

      即將迎來重大節點

      11月15日下午3時,昆明地鐵5號線彌勒寺站鋪軌基地,高聳的龍門吊將一節節25米長的軌排精準地吊入軌排井,井下數十名工人正在緊鑼密鼓地有序進行鋪軌作業。

      從施工現場獲悉,目前地鐵5號線鋪軌已進入最后沖刺階段,預計11月20日可全線“短軌通”,12月實現“長軌通”。

      作為地鐵建設環節中最精細、技術含量最高的工序環節之一,5號線鋪軌工作自2019年11月起展開,由中鐵十一局集團公司負責。

      全線共設置金家河站、白龍寺站、彌勒寺站、世博車輛段、漁村停車場5個鋪軌基地,負責正線53.18公里及場段鋪軌的任務。

      地鐵5號線的軌道是由一段段25米長的鋼軌結合而成,目前還剩200米就將完成全部鋼軌鋪設,即“短軌通”。

      然而,地鐵列車如果要上軌起跑,還需對一根根鋼軌進行無縫焊接,最后實現“長軌通”,也就是真正意義的軌通。截至目前,5號線還剩四站三區間約6000米短軌需要進行焊接,按計劃在下月就能全面完成“長軌通”。

      5號線呈南北走向、穿越昆明主城區,這對材料進場、安全文明施工、材料轉運等環節影響較大,面對困難,地鐵5號線主要依托鋪軌基地進行軌排組裝,組裝好的軌排采用基地門吊吊裝下洞,再采用軌道車推送至作業面的方法進行施工,軌道控制使用先進的CPⅢ精調技術。

      為達到軌道較高平順性和穩定性,在5號線鋪軌過程中采用國內最先進的移動閃光焊軌機進行閃光焊接。移動閃光焊特點是焊接速度快,焊接質量穩定、可靠,移動閃光對焊機能有效清除接頭處的雜質和氧化鐵,焊接的質量也比鋁熱焊和氣壓焊強,移動閃光焊的焊接接口相對牢固。

      鋼軌焊接由專業技術人員操作,每個焊接好的焊頭經過推凸、粗磨、焊后熱處理、外形精整、超聲波探傷,建立起獨有的“信息檔案”,可實現質量追溯。

      軌通在整個地鐵建設中起到了一個承上啟下的作用。從建設到運營,地鐵要經歷“洞通”“短軌通”“長軌通”“電通”“系統聯調”和“通車試運行”等節點,全線軌通后還將進行“電通”“系統聯調”“空載試運行”等才能通車運營。

      地鐵5號線途經站點

      世博園站 → 白龍寺站 → 石閘站 → 穿金路站 → 火車北站 → 圓通山站 → 華山西路站 → 五一路站 → 彌勒寺站 → 嚴家地站 → 金蘭路站 → 福海站 → 廣福路西口站 → 大壩站 → 迎海路站 → 漁戶村站 → 興體路站 → 莊家塘立交橋站 → 金家河站 → 福保站 → 滇池國際會展中心站 → 寶豐站 

      地鐵5號線換乘站

      火車北站:與2、4號線換乘

      五一路站:與3號線換乘

      彌勒寺站:與1號線西北延換乘

      滇池國際會展中心站:與2號線換乘

      寶豐站:與2號線換乘

      地鐵5號線兩宗“最”

      最美:線路不僅貫穿盤龍區、五華區、西山區、滇池度假區和官渡區等昆明主城核心區,還途經世博園、圓通山、翠湖等昆明代表性景點,串聯云南陸軍講武堂、云南鐵路博物館、滇池國際會展中心等城市地標,因此冠有”昆明最美地鐵線“之稱。

      最難:線路部分站點周邊緊鄰重要的建(構)筑物,區間隧道穿越了密集建筑群、既有地鐵運營線路、鐵路、盤龍江等,施工環境復雜,安全風險極高。

      此外,5號線北段為砂巖,盾構施工穿越上軟下硬復合地層;中段穿越巖溶發育區,如圓通山、翠湖片區地下水豐富,灰巖強度高,施工難度大、工效極低;南段沿滇池路、環湖路地段為回填土、泥炭質土、砂層相互交替,存在有害和可燃氣體,工后沉降控制難度大。

      因此被視為昆明地鐵建設史上困難最為集中、施工最為復雜的線路。(掌上春城 劉婷婷)


      首頁 / 企業概況 / 領導關懷 / 新聞中心 / 黨的建設 / 人才隊伍 / 公示公告

      云南省交通發展投資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?2020 滇ICP備2020008330號-1

      網站建設支持: 昆明信息港

      百姓快3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